全站搜索:
当前位置:主页 > 开奖结果 >

开奖直播现场米读的极速密码:瞄准中国在线阅读市场的铁王座

出处: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9-11-05   您是第 位浏览者

  十多年前,吴文辉一手创办起点中文网,并构建了网络阅读的付费规则,后执掌阅文集团,中国数字阅读市场的不二霸主——网络文学版权七成的拥有者,掌握六成以上的IP改编剧,年营收50亿元人民币。

  趣头条旗下的米读,刚刚完成1亿美元的B轮融资,创下在线阅读平台融资纪录。

  虽然在盛大集团时各司其职——吴文辉负责起点中文网,谭思亮负责在线广告业务,然而谁也没想到,时空交错若干年后,他们会在网络文学的江湖邂逅。

  种种迹象越来越表明,比趣头条更年轻的米读仍在极速冲刺,它瞄准的不仅仅是成为最大的免费阅读平台,而是中国在线阅读市场的铁王座。

  今年6月,有细心的读友在米读APP上发现了掌阅旗下的图书。这不是一个偶然,掌阅旗下有大约4万本图书,是当前阅读市场中最大的CP(Content Provider),市场份额仅次于阅文。掌阅将版权内容授权给米读,这意味着一个新生的火种恰逢干燥的林木,这很可能让这个才诞生500多天的新平台爆发燎原之势。

  十年的发展,阅文占据了中国移动阅读市场的最大市场份额,但这个份额有些尴尬,仅仅只有25.8%。阅文承载了起点市场中文网、QQ阅读、创世中文网、红袖添香等主流阅读平台,但并未成为在线阅读市场的垄断者。

  今年4月比达咨询发布的一季度中国移动阅读市场研究报告显示,在阅文之外,掌阅文学占20.3%;阿里文学占20.1%。虽然米读还是一个只有9.5%市场份额的新兵,但自打出颠覆性的免费阅读后,分散的力量正在向这里靠拢。

  趣头条如同一个输血管道,快速孵化项目,验证市场可行性,然后用技术、运营、人力的大中台向新的项目快速输血。

  米读拥有的不仅仅是类似于趣头条那样颠覆性的创新模式,还携带有一种快速崛起的基因。

  在盛大时,吴文辉一定尚未意识到同出于盛大系的谭思亮会在市场中发挥出这样的威力。

  2016年6月趣头条上线个月的时间在三四线亿的用户,日活用户达到3000万,并登陆纳斯达克,这刷新了纳斯达克中概股的最短时间上市时间。2018年,趣头条的同比营收增长4倍,是国内增长最快的内容平台之一。

  如今,米读就是趣头条新的航道,谭思亮注入相同的目标与理念,要求米读快速崛起。

  自2018年年底,米读的第一波数据刷新了行业的认知,半年时间,米读实现了注册用户4000万,日活达到500万。

  根据第三方统计公司QuestMobile(以下简称QM)的数据,2019年3月,米读的日活622万,在免费阅读领域排名第一。

  而自2018年以后,米读已经超过了行业第三的书旗小说,正式成为在掌阅、QQ阅读之后的第三大阅读平台。而直到2019年年初,阅文的数据出现了端倪。

  阅文的财报显示, 2019年上半年阅文在线%,在阅文集团的收益占比从82.3%下滑到56%,利润下滑12.6%。2018年,阅文付费用户的数量和比例出现了双双负增长,付费用户数量从 1110 万下降到 1080 万,付费比例从 5.8%下降到 5.1%。

  谭思亮知道,数字阅读的版图已经松动了,米读正式成为了趣头条的第二条高速道,而趣头条这种制造“颠覆者”的能力已经得到了验证。

  2018年4月初的那次会议只讨论半个多小时,管理层提出了三个方案,谭思亮选择了“在线阅读”市场。

  这是一个仅次于浏览器、搜索之后的又一个数亿用户的市场,在线亿多的存量用户,但日活只有1000多万。

  付费用户不足10%,谭思亮看到阅文集团付费模式背后还有一片广袤市场,比当前付费阅读市场大10倍,那就是——免费阅读。在此之前,免费的小说阅读平台也曾出现过,比如小米手机旗下的“米阅”,但在市场中没有激出水花。

  同样是免费,“米阅”的收益模式没有跑通。在浦东新区林立的高楼里,趣头条的办公区格外简朴。

  一排排的办公桌构成的办公区没有太多的装饰,显眼的是,在一排办公桌顶端竖着一张白纸板,上面写着“干就完了”。忙碌的会议室没有太多空置的时间,来来往往的年轻人们说话非常直接,语速很快。

  趣头条是一个典型的创业型公司,公司从几人一直发展到如今的2000名员工,仍然保留着一种简单、高速、直接的风格。

  2018年4月,米读创始团队成员之一的Spike带着谭思亮交给自己的使命,打造米读——一个免费在线阅读平台。

  米读做了三版APP,从浏览器功调整到小说产品界面,从粗糙到精细,20天多里就做出了一个新的产品。Spike和晓峰开始全国各个城市跑,寻找CP。

  基于付费模式的阅文一直以来都是依靠20%的精品内容IP来吸引80%的用户。

  Spike希望吸引中小型CP进来供应米读的内容,同时也担心那些被阅文忽略的80%用户对免费阅读到底是什么反应。

  那时,无论是中型CP还是小型CP,大家对“免费模式”仍然一脸的怀疑,免费提供给用户阅读,作者能赚到钱吗?晓峰回忆,CP们害怕跟免费平台合作会影响到现有的付费收益。

  “他们认为自己不行,所以认为别人也不行。”晓峰回忆,“可是,时代在变化,对吧?”时代发生的最大变化是移动互联网的广告运营已经今非昔比。

  晓峰说,“整个互联网广告和变现方式已经相比过去要成熟太多,这已经是一个可以去采摘的时代了。”

  终于,北京的一家CP接受了米读,愿意将他们的作品授权放在米读平台上,早期的米读终于有了第一批的正版小说内容。

  实践证明,这个CP在米读上的收益远远高于付费平台。当内容进来,米读作为一个亟待被验证的MVP(最小可测试性产品)投入市场,日活数据开始几万地增长滚动着。2个月过去,随着流量的增加,团队惊喜的发现——用户对小说的内容并不敏感,读者非常喜欢米读上线的内容。

  他们观察到,用户在免费小说中人均停留时间长达150分钟,超过了付费阅读的用户停留时间,这意味着里面有巨大的广告变现空间。而的确,自5月上线个月时间里,米读的广告收入数据完全可以覆盖平台运营的成本。

  “这个经济模型是能够跑通的。”如今掌管米读的现任CEO杨骥很欣慰。这是一个线%的付费用户之外,不仅仅是阅读市场90%的蓝海,还有90%的内容宝藏。创业者往前突围最大兴奋不过于此。

  当你在昏暗的矿山上不断的挖掘,斧子不够尖锐,人力不足,坚硬的局势阻挡,但在捅破最后一道土层时,光透进来,里面是壮丽宏伟的宫殿,里面有丰厚的宝藏。

  2018年7月,Spike做了一个重要的选择,是在地面快速奔跑还是在高速列车上奔跑。

  自5月上线以来,米读的数据太好,在没有开始规模化投放时每天都有几千的日活增长。

  此时产品还不太完善,是否需要启动规模化的投放,这是个选择。这意味着米读要不要在此时就开启规模化的放量扩张。

  Spike选择了前者。这意味着米读团队在未来三个月将承受一个高速增长的重压。在规模化投放之前,米读做了一个增加投放量级的测试,结果发现用户留存和收入数据非常稳定,于是开始多个平台投放。

  米读进入快车道。不到三个月时间,米读的日活迅速达到了100万。这一天,米读成为了国内第一个快速规模化的免费阅读平台,米读的全体员工团建庆祝,晚上集体去吃了一顿日式大餐。这段时间,每天几万新增日活让整个团队士气激昂,但产品部Jerry很快意识到,按照这个增长,米读的服务器在短时间内会到达承载的极限,必须尽快扩容,快速重构整个产品,否则整个链路可能会被挤爆。

  在最初的第一版设计时,米读的后台是按照百万日活设计,可以承载5万人同时登陆,如今日活已经朝向200万、300万增长。不快速重构,链路可能会坍塌。后果是什么?产品无法正常使用,用户只能看到“服务器正忙”或者一片空白,甚至根本就无法登陆,一次就会有持续几个小时。

  这是重大事故,不仅仅会带来用户的流失,也会导致米读规模化的速度放慢。然而,每一次的重构正常需要2-3个月时间,按照这个进度,在还没有完成重构时,服务器已经撑不住了。 “这其实是一个满高难度的动作,如同在钢丝绳上跳舞。”

  “最重要的是我要保证500万日活的基础上,如果有10万人同时进入的话,它不能将我们的机器或链路挤爆,保证每一个用户都有访问数据。”Jerry说。一旦做的不稳定,用户数据就不能留存,整个就宕机了。

  这件事难在你不仅要拓宽路面,还要保证交通正常通行。大量的产品修改要求涌向Jerry这里,一次加了10个功能,一次又加了20个功能,还要保证当前100万日活的后台是稳定的。

  “大家比较辛苦,不分昼夜,也不分周六日。”Jerry和晓峰觉得,招人的速度太慢,一个人要成为多面手,去做好几方面的事情,太辛苦,总之,人员太稀缺了。

  “狂躁,比较狂躁。”晓峰形容整个团队当时的状态,但是每个人又都被米读快速增长的数据所激励着,压力山大同时又兴奋着。

  差不多两个月时间,整个米读团队都没有休息,最终赶在日活到达500万之前将米读升级为可以承载千万级日活的平台,而前台用户对此毫无感知,只是觉得阅读体验更顺滑了。

  没有知道Spike和团队承受的压力,凌晨2点,他还在后台观察数据,他知道只要用户留存和广告收益的数据不出现波动,一切便在掌控之中。此时团队已经知道米读在未来在市场中的角色,谁也不想将事情搞砸,紧张又谨慎地应对着可能出现的问题。

  而对于谭思亮来说,一切就从容得多,趣头条的中台技术给予了米读最大的支持,这原本在谭思亮的战略设计之内。

  9月起,米读的日活开始以每月百万的速度增长着,这意味着什么,保持这个增速,米读用一年时间就可以坐上国内最大阅读平台的宝座。

  2019年初是米读团队感觉最为畅快的时光,那时日活达到500万,胜利的钟声已经敲响——米读免费阅读打破了付费模式增长乏力的窘境,这是中国阅读市场伟大而最具商业潜力的创新——如同吴文辉当年开创的网络阅读付费模式。

  半年过去,市场已经翻天覆地,一个完全空白的免费阅读市场如今已经群雄鏖战,Wifi万能钥匙下有了连尚文学,字节跳动推出了番茄小说和红果小说,2345推出了七猫小说。

  2019年3月,QM的数据显示,连尚文学、七猫的日活已突破200万,其他免费平台也增长迅猛。空白市场在迅速被瓜分,这意味着仅靠免费模式带来的增速只会越来越慢,作为免费阅读市场的领头羊,米读不做创新便无法保持之前的高速,也就无法撼动既有的市场格局。

  “我们的目标和想法肯定成为颠覆者。”2019年中,当杨骥接过Spike的接力棒,他已经十分清楚自己的使命。 “颠覆者最难的地方,同时也是最有意思的地方,就是你需要不停向前跑。而且你跑的这条路可能没有一个先行者能给你很多的意见。”杨骥说,“我们在走一条没有人走过的路。”米读需要再次破局,这是米读必须面对的。

  在2018年4月米读创办时,谭思亮就向Spike明确表达自己的要求,他希望米读能够快速做到行业第一。

  2018年整个趣头条的营收大约30亿元人民币,只占阅文的60%。而初出茅庐的米读就想对阵十多年铸造的阅文网络文学帝国,这听起来有点像天方夜谭。但谭思亮是有备而来,因为米读的目标、打法都和趣头条有着某种类似的东西。

  在多年的创业过程中,谭思亮已经摸到一套能够让创业公司迅速成长为“独角兽”的密码。这是一套“独角兽”的标准化生产模型:一个战略确定之后,开始内部孵化,小规模的验证,市场可行后快速扩张。

  因而,当一个项目与规模化用户见面时往往已经进入到加速度阶段。“快”是最锋利的武器,也是互联网时代最精干的策略。趣头条很快,以180天做到了200万日活;米读更快,做到同样规模的日活只用了154天。

  模式的创新带来了增长的上扬曲线。但是在一轮模式创新之后,规模成为速度最大的制约,而速度又成为了公司最紧迫的目标。2019年年中,已经获得800万日活的米读团队已经增加到120多人,Spike此时完成了米读第一阶段的使命,快速突击战告一段落,接下来将是大部队的阵地战。在新时期,擅长做市场增量的杨骥接棒。

  “快速试错,快速搭建团队,快速验证,同时用高效的方式把它跑通。这一点我很认可。”Spike说。“从用户量级来讲,我们和阅文有一定的差距,但是这个差距会缩小到接近的程度。

  2020年,我们从阅读量级上很有希望成为行业第一,这个行业不是指免费市场,而是整个网络文学在线阅读市场。”米读仍然需要提速,谭思亮有数。他在为米读不同阶段的高增长匹配不同的将领,这已经超过了一个创业项目高度依赖创始人的打法,而是在更高层面匹配人和资源去适应高速赛道。

  2019年下半年,米读已经拥有足够丰富的内容, 面对更大规模的内容和用户群,米读引入了算法推荐机制,向不同的读者推送不同的内容,这让更多书籍能被免费阅读的用户所猎取到,开奖直播现场,避免出现付费市场中20%的作品供应80%用户的状况。花式的创新不断带来新的流量,米读的用户已经超过900万。

  从单个平台来讲,阅文旗下的两大平台起点中文网和QQ阅读日活也是500万左右,单个平台近千万日活意味着已经拔得阅读市场的头筹。在众多对手中,米读最大的想象力来自于创新和快速成长的基因。

  “我们创业的心态和团队执行速度是远远超越竞争对手的,我们想的只有怎么把这个事情更快更好地做出来。”杨骥说。米读没有任何包袱,仍然保持着一种创业少年公司的形态,如今只是要怎样加速,怎样更加稳重些。

  此时的市场对免费阅读模式再无疑问,2019年3月就连阅文也创办了自己的免费阅读平台“飞读”。晓峰负责的部门也更加复杂,工种更多了,大量的CP也开始涌入,包括与掌阅联手。

  杨骥认为,飞读不会给米读带来威胁,因为阅文作为付费市场的最大利得者,仍然对免费模式保持谨慎,因而绝不会将优质内容的版权释放给免费市场,这将无法带来市场的活力。而米读的重点是玩转一个极具商业价值的经济闭环,用更高的广告收入回报来赢取更优质的内容——市场会正向循环。

  免费阅读,这看起来是与付费阅读市场互补的新增市场,却也是另一个交叉抢食的市场,会让付费内容日渐萎缩。阅文必须确保10%白金作者的绝对利益才能够稳住付费阅读市场的内容优势。

  但是,市场最终较量的是盈利能力,一旦米读资金实力能够支持以更大的补贴力度去强争这些大CP时,白刃战就真正开始了。对于同一CP来讲,那时可能无法继续左右逢源,必须做出选择。

  杨骥相信,这个时间很快就会到来,或许就在2020年。当米读到达千万日活时,战幕会真正拉开。届时,无论是帝国教父,还是新晋统帅,都将同台搏击,一决雌雄。